桦东网>文化>学习故事丨胡绳:打开烟幕,一头撞进哲学神殿里去

学习故事丨胡绳:打开烟幕,一头撞进哲学神殿里去

2019-11-06 07:43:36来源:admin

[编者注]

希腊神话说普罗米修斯偷天火来照亮世界。

马克思说,我是普罗米修斯!

在20世纪初的中国,也有一群普罗米修斯,他们把马克思主义的光芒带到了黑暗而迷茫的东方古国,用理论照亮了新中国的前进道路。

他们会相信一个火花,燃烧成一个尖锐的理论武器,在旧世界点燃草原之火,诞生一个新的中国。

我们称他们为:轻追踪者。

他们追寻的马克思主义真理之光,在几代共产党人的关怀下,穿过旧中国的阴霾,飞向时代的前沿,点燃了新时代的光辉梦想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深刻指出的,“马克思留下的最有价值和影响力的精神财富是以他命名的科学理论——马克思主义。这一理论就像壮丽的日出,照亮了人类探索历史规律和寻求自身解放的道路。”

回顾他们的出身,我们不能忘记那些用理论来保护中国稳定增长的人。

今天介绍的光探索者是胡生,他“闯入了奇怪而神秘的哲学殿堂”。

第一,敢做敢为,摒弃学校僵化的说教

你还记得语文教科书中的“思考和做”吗?

“有些人只能做梦,不能做事。他们凭空想了很多想法,说了很多空话,但他们从来没有认真做过任何事情。”

“也有一些人只是不假思索地做事。他们整天都很忙,做他们习惯做的事情或者其他人想让他们做的事情。”

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胡生。

正如他所写,没有幻想也没有死亡。这个叛逆的年轻人一接触到社会,就把敢于思考和行动的进取精神发挥到了极致。

那是1932年1月28日。上海到处都在下大雪和结冰。

上海十九路军跪在雪地里坚决抵抗敌人,没有等待他们的支持。即使他们缺少补给,穿短裤,天气还是比天气冷。

他们阻止日本海军陆战队占领松湖铁路线,但未能阻止后方的“停止进攻”命令。

士兵们懊恼地放下步枪,热血的平民放下他们急于制造的手榴弹。国民党政府发出的“忍气吞声、追求完美”的紧急信息远远超过了日军的炮火,最终打败了中国人民自己的防线。

一名士兵受不了这样的羞辱,拿着步枪冲向日本阵地。他在街对面开了几枪就摔倒了。他的血沾在雪地上。

听到这一切,胡胜觉得自己的心被刺伤了。

那一年,他14岁。

但是,他已经看透了社会趋势,这一切的唯一原因是国民党政府集中力量在江西“镇压共产党”,所以继续实行不抗日的政策。

让人们比失败更无能为力和愤怒的是,他们有机会但没有战斗就失败了。此外,这场战争最初是日本的挑衅,杀害中国警察,并提出“道歉、惩罚犯罪和赔偿”等不合理的要求。

屈辱和愤怒在胡生的心中留下了印记。他开始思考中国的未来和命运。

“三民主义”救不了中国,造谣中伤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的国民党,甚至驱逐不了日本侵略者。

胡生抱着这样的“叛逆”思想,开始接触马克思、恩格斯和列宁的著作,而《共产abc》等“禁书”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他从瞿秋白的书中学习了共产党正在经历的斗争和创造理论,以及苏联在世界被压迫人民斗争中的地位。

一颗真正向往的心被点燃了。

如果你想一想,你必须去做。“北流”青年的“叛逆”之旅已经开始。

第二,“北漂”和“上漂”撞上了奇怪而神秘的哲学观。

16岁时,他来到北京,进入北京大学哲学系,成为一名“青年大学生”。

他渴望找到马克思主义的真理以及拯救国家和人民的方法。

然而,在大学的哲学课上,“教授拿出一个大皮包,只说了最高的绝对“善”,这是亚里士多德、休谟、康德和黑格尔的一大串名字。

“说到连教授自己都不相信的神秘,讲坛下有十几只耳朵是敞开的。”

然而,胡生并没有被纳入他的广耳之中。

他不是一个死去的学生。正如他后来在《哲学漫步者》一书中所写的那样,人类2000多年的思想史用一个沉重的烟幕覆盖了哲学,把它变成了一座奇怪而神秘的寺庙。如果我们想讨论哲学,我们必须打开这些烟幕,一直冲进这座寺庙。

要进入哲学殿堂,你不能跟随老教授的缓慢步伐。胡生开始“挑选听得见的课,听听它们。如果他不喜欢,他就跑到北海附近的图书馆去找一些书来读”。

这段艰苦的学习和自学为他后来的哲学之旅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。

一年后,胡生来到上海,那里的天气在变化,各种各样的想法在涌动。他想在“神殿”探索更多的宝藏,也想打开“神殿”的烟幕,让更多的人看到里面的秘密。

历史很快给他一个机会。

他以写作为生,遇到了著名的马列主义翻译家张钟石先生。王先生邀请他为“青年自学系列”写一本书,题目是“新哲学中的人生观”。

这正是他想说的!

不久,《新哲学中的人生观》出版了。在书中,他打破了传统哲学教材的叙述脉络,从哲学的角度谈了“人是什么”,然后谈了哲学如何处理人生观问题。

然而,仅仅鼓励年轻人树立积极的人生观是不够的。胡绳渴望倒出他在寺庙里发现的珍宝。

结果,《哲学漫谈》问世了。他通过通信将哲学从教授论坛中解放出来,接触公众,并深刻地改变了他们的理解。

例如,这本书提到“虽然哲学讨论最高概念和一般原则,但它并不能证明哲学是空洞和神秘的。”

为了解释这个“最高概念”,胡胜华把它抽象成具体的:“这是张三,那是李四,这是赵德生,那是黄阿虎,每个人都有他特殊的形状和空气,...但说到“人”,我们排除了他们自己的特点,形成了“人”的概念。”

许多哲学家认为哲学概念和法律,因为它们是最高的和最普遍的,不能用肉眼观察。我们只能通过“纯粹的理性”来把握它们。

至于哲学的复杂性和神秘性,胡生在书中也用通俗的语言对其进行了批判。“如果这样说是对的,那么我们可以说“人”的概念不是因为张三、李四、赵德生和黄阿虎第一次出现在哲学家的头脑中而形成的。-这真是什么话!基督教圣经说上帝创造了人。这些哲学家是“上帝”吗?"

简而言之,物质和意识之间的辩证关系得到了清晰的解释。这种流行的语言使更多的普通人能够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,理解哲学,然后运用哲学。

过去,太多人把哲学说成是深奥而不可预测的东西。他渴望打开这些笼罩在哲学中的烟幕,让人们看到它的真实特征,让进步的年轻人借助这一实践理论看到现状,找到生活的方向。

从这样做的想法来看,这个“叛逆”的青年打开了寺庙里的烟幕,哄骗着马克思主义,为未来的青年展现了光明的未来。

(温/秋艳写道:蒙恬音频制作:曾辉视频制作:张羽)

来源:红网

上一篇:董事长带人围殴原天风证券研究员 吉翔股份大跌超6%
下一篇:王源欧阳娜娜与学校高层合影,一眼看成“情侣装”,还戴同款帽子  
热门推送

Copyright 2018-2019 lqubui.cn 桦东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